飛天雲動成功IPO,踩著廣告進入元宇宙?

财经小羊爱吃草2022-09-27 22:05:00浏览23评论0

不過,據招股書顯示,飛天雲動的主要收入來自ARVR營銷服務,其2022Q1收入占比高達72.3%,而此項收入主要來自不同行業的廣告客戶,如遊戲、娛樂、互聯網、電商等12個行業,所以飛天雲動的元宇宙似乎……

作者:秦沁

原創:深眸財經(chutou0325)

繼有著“元宇宙第一公司”之稱的Roblox登陸紐交所引發資本市場的強烈關註後,元宇宙的風又吹向瞭飛天雲動。

據悉,港股“元宇宙第一股”飛天雲動於9月22日在港交所通過聆訊。此前飛天雲動首次遞交招股書時,也因提及元宇宙次數高達256次而引起熱議,似乎要在元宇宙大展身手。

不過,據招股書顯示,飛天雲動的主要收入來自AR/VR營銷服務,其2022Q1收入占比高達72.3%,而此項收入主要來自不同行業的廣告客戶,如遊戲、娛樂、互聯網、電商等12個行業,所以飛天雲動的元宇宙似乎更多的是玩概念。

所以,作為最早進入AR/VR內容及服務市場的公司之一,飛天雲動被譽為港股“元宇宙第一股”,其背後的商業能力,能否真如名號引起資本市場關註的焦點呢?

1.從遊戲到元宇宙

飛天雲動與元宇宙的故事,說起來並不長。

飛天雲動原名為飛天掌中科技,於2008年成立,主營業務為遊戲和遊戲相關業務,直至2019年完成遊戲和遊戲相關業務的清退,將重心完全轉移至AR/VR內容和服務業務。

此前,由於AR/VR技術由急需大量的資金作為支撐,褲腰帶裡正沒錢的掌中飛天科技在2017年掛牌新三板,不過登陸資本市場兩年後又因推行未來業務選擇在新三板除牌。

直至2021年,掌中飛天科技才更名飛天雲動,並於11月推出飛天元宇宙平臺。

目前,飛天雲動已與百度、京東、阿裡、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在元宇宙方向的佈局上建立瞭深入合作,百度希壤背後的內容生產商便是飛天雲動。

總體來看,飛天雲動的業務分為四大部分:AR/VR營銷服務、AR/VR內容、AR/VRSaaS和IP。

其中營銷服務為主要服務,它是基於AR/VR互動內容向廣告客戶提供AR/VR營銷服務。說白瞭,就是用VR/AR的形式做的廣告,然後我再幫你找到投放渠道。

這也是飛天雲動的主要收入來源。據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及2022年第一季度,飛天雲動來自AR/VR營銷服務的收入分別為1.37億元、1.42億元、3.76億元和1.66億元,占比分別為54.6%、41.9%、63.2%,截至2022年3月底占比更是達到72.3%。

AR/VR內容是利用自研開發的專業AR/VR開發引擎,根據客戶的需求提供定制化的內容,涵蓋娛樂、教育、文旅、技術、汽車等領域,為終端用戶帶來虛擬世界的多元化和沉浸式體驗,是以軟件技術開發形式收費。

而近兩年開始發力的AR/VRSaaS則是開放自研開發的低代碼平臺,主要為客戶定制AR/VR SaaS解決方案客戶及服務AR/VR SaaS平臺付費訂購用戶。

飛天雲動曾經的當傢本領之一就是IP,主要向客戶售出IP權,包括但不限於,IP形象,IP字體等。

為瞭方便大傢理解,飛天雲動的業務其實可以簡單地分為三層:

第一層,我提供SaaS平臺,客戶自己動手。

第二種,我幫客戶做VR內容,客戶根據自己需求應用到自己想應用的場景。

第三種則是它的主營業務,包攬品牌建設和流量建設的一站式服務,根據客戶需求做出AR內容,如AR樣板間、3D沙盤、VR直播等,然後再幫客戶找營銷渠道進行銷售,其中就包括宣傳、買流量。

目前飛天雲動的VR/ARSaaS業務收入在總營收的占比僅是個位數,其2019年、2020年、2021年及2022Q1,收入分別為,651萬、923萬、2058萬、952萬,占比為2.6%、2.7%、3.5%、4.2%。

那麼,以營銷服務為主的飛天雲動,是怎麼做元宇宙的?

2.講故事,還是真本事

元宇宙故事好講,本事卻難學。

飛天雲動在招股書中提及元宇宙未來願景時,將創建一個具有沉浸式體驗、社交渠道及用戶自我開發的虛擬世界,包括多玩傢開放世界、用戶及社交系統、開發者界面等功能。

該計劃分為三個階段。一階段於2023年推出飛天元宇宙完整版,主要功能為社交、娛樂、辦公。

二階段將應用於生活場景,在一階段基礎上提供應用范圍,如教育、文旅、運動及直播。

三階段,主要協助用戶在平臺進行商業活動。

看完是不是DNA動瞭,簡直與Roblox的發展如出一轍,隻不過飛天雲動的“未來”,已是Roblox的現在。

Roblox目前已初步實現平臺內的商業轉換,目前已有多個知名品牌在其創作“元宇宙遊戲”,包括GUCCI、耐克、VANS等品牌。

而且,元宇宙內的商業活動實際早已踐行,Roblox 在其元世界中舉辦瞭虛擬音樂會,包括 Lil Nas X 和 Zara Larsson 等著名歌手。

其平臺更是不止於此,賈斯汀比伯在虛擬演藝平臺WAVE上舉辦瞭個人第一場虛擬演唱會,國內知名歌星林俊傑在TME live舉辦瞭“聖所FINALE”線上演唱。

不過,作為“元宇宙”公司,飛天雲動研發投入恐難以在元宇宙中存活,其研發投入不僅少,且占比還在逐年降低。

招股書顯示,飛天雲動2019年、2020年、2021年及2022Q1營收分別為2.5億元、3.39億元、5.95億元、2.29億元。

而研發開支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別為1142.5萬元、1504.6萬元和2170.3萬元,占比分別為4.6%、4.4%和3.6%。

與Roblox相比,飛天雲動的研發費用近乎其零頭。2019年—2021年,Roblox研發費用分別為1.07億美元、2.01億美元、5.33億美元,今年一季度研發費用為1.78億美元。

飛天雲動占比不超過5%的研發開支,來支撐元宇宙夢想似乎令人捉襟見肘。

從核心專利也可看出飛天雲動對研發的態度。據招股書顯示,該公司稱已註冊對業務比較重要的專利共計有6項,正在申請的比較重要的專利共計3個,放在整個產業中來看實屬杯水車薪。

而且飛天雲動的成本也持續增長,2019年至2022年一季度,飛天雲動購買廣告支出的流量獲取成本分別為1.15億元、1.38億元、3.11億元和1.27億元,占總成本比重分別高達65.6%、59.2%、74.2%和81.5%。

除研發遭詬病外,從招股書內容也看出飛天雲動對元宇宙似乎並不上心。其“建設”飛天元宇宙平臺另一重要方式竟來自收購,例如收購數字資產等戰略性投資和並購。

提及元宇宙超過300次,卻無令人信服的實際動作,很難不讓人產生遐想,飛天雲動是否借此炒作。

曾經的老前輩,“元宇宙概念”龍頭中青寶就曾靠一款元宇宙遊戲《釀酒大師》,使其股價一飛沖天,兩個月漲幅高達362%,為此收到瞭深交所多次關註函。

那麼,對於AR/VR領域而言研發究竟有多重要?

我們從同樣是從遊戲走向AR/VR領域UnitySoftware,可以得出結論。

模式來說兩者的Saas都以訂閱服務為主,都是面向ToB端。此外UnitySaaS因開發周期短,易上手,也更適合在移動端商。隻不過Unity更多是針對遊戲開發商,而飛天雲動目前互聯網客戶居多,其發展路徑大同小異,可借鑒性強。

當前的Unity開發者數量已經超過150萬(招股書公開數據,後續季度無更新),飛天雲動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飛天雲動的AR/VRSaaS平臺的註冊用戶數量約1.46萬名,付費用戶人數2234名,定制AR/VR SaaS項目77個,平均日活躍用戶1991名,平均月活躍用戶7420名。

用戶池較小的飛天雲動,更應加大對引擎和SaaS研發,創立獨傢優勢,這樣才能使用戶數量“日新月異”的增長,保持高日活。

且SaaS的水準與客戶留存率有直接關系,幾乎每個以訂閱模式收費的 SaaS 都會披露凈客戶留存率,客戶留存率高於100%意味著,即使公司不拓展新客戶,現有客戶依舊每年可以帶來額外收入。

除卻研發問題,飛天雲動還面臨著競爭這個繞不過的難題。

3.能在巨頭中破局嗎?

正“轉型”中的飛天雲動面臨的競爭者除瞭“老朋友”,也將出現新對手。

據招股書顯示,目前市場上有超過5,000名競爭對手,按2021年收入計,飛天雲動作為市場份額最大的AR/VR內容及服務提供商,其市場份額僅為2.6%。

從現有的AR/VR營銷服務來看,除瞭與同在AR/VR 內容及服務的公司競爭外,飛天雲動還要和廣告公司搶飯吃,包括線上營銷、線下廣告及傳統媒體,且飛天雲動在客戶群、品牌知名度乃至財務、技術等資源方面相對落後,也將導致定價將處於劣勢地位。

中國市場的機遇吸引瞭很多外資前來掘金,8月9日成立的Unity中國,也將成為飛天雲動的最大競爭對手之一,而Epic開發的虛幻引擎更是和Unity一起幾乎占據瞭絕大部分市場份額。

更是有元宇宙內容服務商“愛化身”、“宙宇科技”、“大有”均獲千萬級天使輪融資。

飛天雲動的未來更加水深火熱,根據招股書中的願景而言,Roblox的老路已有不少大廠在探索,包括前東傢百度希壤,天下秀虹宇宙,更有騰訊、網易此類擁有先發遊戲優勢的公司。

字節更是一路收購,不僅以90 億元收購瞭國內 VR 領域的巨頭 Pico,轉身還投瞭代碼乾坤1 億元,而代碼乾坤旗下產品《重啟世界》被稱為“中國版 Roblox”,是目前中國第一的全物理開發工具和 UGC 平臺。

沒有用戶基礎的飛天雲動,將直面大廠,與其爭鋒,恐難以成黑馬殺出。

政策性情不穩也伴隨著未知風險。元宇宙正處於初期建設階段,主要以體驗為主,國內尚未出現大規模的元宇宙平臺,其生態也參差不齊,飛天雲動的未來受到增長規劃,建模能力乃至相關法律法規的挑戰。

包括知識產權、遊戲監管、數據隱私都是需重點關照的問題,輕則像滴滴一樣被罰80億重金,重則難翻身。

作為港股首傢上市的VR/AR內容服務商,飛天雲動有機會在此乘風破浪,不過心口不一的飛天雲動,目前做的依舊是“老本行”,新業務仍需時間。

元宇宙概念此前使不少企業大漲,為此迎來瞭一波元宇宙“概念”熱潮,美股有英偉達大漲12%,微軟進軍元宇宙市值曾反超蘋果,A股中青寶曾在兩個月內股價上漲超過300%。

不過港股會留給飛天雲動轉型的時間嗎?港股的投資者愛聽元宇宙故事嗎?

與激進前行的美股,反復試探的A股不同,港股對元宇宙概念股卻澆瞭一盆涼水。曾被認為將是元宇宙遊戲領頭羊的騰訊控股,2021年下跌超過16%。

港股不像A股,向來不信故事,得實錘瞭才開始有反應。

香港和內地投資者的差異和結構構成有很大關系,香港的投資者構成不僅隻針對本地,還有國際投資者,且由於香港本地人口較少,機構投資者占多數,更趨於長線投資,所以出現當年區塊鏈概念正熱時,迅雷、人人網連續暴漲,唯獨港股反應平平的現象。

光講故事或動動嘴皮子,在港股是拿不到錢的,研發實力不足,切入的卻是巨頭所在的賽道,想要順利從港股市場中拿錢,飛天雲動還得學點“真功夫”。

New Post(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