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求求你“雪糕刺客”,你去赚外国人的钱好不好?

美食小青爱吃草2022-07-02 06:08:05浏览7评论0

5毛钱的价位,你可以买到一根德氏小奶糕,这是辽宁孩子共同的回忆;如果你的预算到了两块钱,你就可以买沙皇枣了,带着糯米和红豆的雪糕;或者是一根中街大果。 “雪糕刺客”最早出现在711、罗森等连……

我求求你“雪糕刺客”,你去赚外国人的钱好不好?

多年以前,在东北最寒冷的月份,每个居民楼附近几乎都会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穿着军大衣,脚下套了不知道多少层的袜子和鞋,用厚厚的棉被包着一个个纸壳箱,里面装着的全都是雪糕。

这些雪糕很难超过两块钱,甚至你买上十根,还会送你一根。

5毛钱的价位,你可以买到一根德氏小奶糕,这是辽宁孩子共同的回忆;如果你的预算到了两块钱,你就可以买沙皇枣了,带着糯米和红豆的雪糕;或者是一根中街大果。

至今,在东北冬天的街头依然会有这种“雪糕批发”,但更多的时候“批发”已经沦为一个时代记忆,取而代之的是“雪糕刺客”。

“雪糕刺客”最早出现在711、罗森等连锁超市中,因为冰柜上没有标清雪糕价格,导致顾客以为雪糕还是几块钱,结果结账的时候傻眼了,一个外表普普通通的雪糕,动辄二三十。

买也不是,不买也不是。

机智的网友总结了一点经验:

名字不认识、从来没见过的雪糕最好不要碰。

还有人要应聘暑假工,专门提醒顾客哪些雪糕是超过5块钱的。

相比投入高宣传费的“雪糕刺客”而言,传统雪糕行业正遭遇“寒流”。

拿雪糕品牌“雪莲”举例,谁能想到呢?钟薛高花了上千万的宣传费没做到的事情,“雪莲”却做到了。

雪莲是许多中部和北方8090后的童年雪糕,大概长这样:

事情是有网友发了几张图,疑似雪莲制作工坊,场面堪比老坛酸菜面。

随后,雪莲老板紧急注册抖音账号,当晚就发了自己厂子的照片,斥责谣言不实。

万万没想到,雪莲竟然火了,因为价格便宜解暑解渴,网友们纷纷变成段子手借“雪莲事件”向国内雪糕界喊话——

“你能卖东叔这个雪糕,东叔很高兴,但是你刚才说出的雪糕价格,东叔很不喜欢。”

——《破糕行动》✨

“今日割雪莲,明日割布丁,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薛高又至矣。然则雪糕之地有限,暴薛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

——《六糕论》✨

“那20块的雪糕我吃了两年,房子被我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还不容易有个便宜的,有人却说它脏,它脏不脏我能不知道吗?”

——《我不是糕神》✨

如果雪糕界没有莲子,让人怎么度过这个夏天啊?

现如今,雪糕界流行一句话:

“不认识的雪糕不要拿,会变得不幸。”

但即便如此,打着各种IP和跨界合作的雪糕依然层出不穷,雪糕行业真的这么赚钱吗?

千万不要被“一毛五”的外表迷惑住,其实它卖6块。

好不好吃不知道,但是真的贵。

随之而来的还有,国产雪糕天花板,160块一盒的钟薛糕,看起来像是冰冻切糕。

5A级景区纷纷模仿故宫也推出了价格不菲的雪糕。

连茅台也推出“茅台冰淇淋”,售价59元和66元。售价66元的两款冰淇淋中,都添加了2%的53度贵州茅台酒。上线当日,51分钟卖光了4万多件。

冰淇淋市场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在2022年就已达到1470亿元,整体来看,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依然保持全球第一。

其中份额排名前五的冰淇淋品牌依次为:伊利、梦龙、可爱多、蒙牛、五丰,中国雪糕行业正在往品质化方向发展,尤其是中高端领域。

中国冰淇淋行业市场每年正在以20%-30%的速度不断飙升,已从在2015年的839亿元增长到2022年的1600亿元,除了1600亿元的广阔市场外,还有令人眼馋的毛利率。

以伊利为例,2016-2022年,伊利乳业冷饮业务毛利率持续在40%以上,即使是受到疫情影响的2022年,毛利率居然高达48.66%,创下2016年以来最高水平。

但另一个问题摆在眼前——

“雪糕刺客”真的值的吗?

拿“刺客顶流”钟薛高来说,真的像他宣传的一样高品质吗?不是所有舌头都能敏锐地感知出鸡汤和鸡精的区别,但钟薛高不怕你吃不明白,因为在循环播报的带货广告里,所用原料的祖籍至少能被重复三遍。曾经“抹茶”四个字就是冰品界的天花板,可如今钟薛高告诉你:格局小了,抹茶我们只用最好的“薮北”种,纯手工研磨,一口能吃到抹茶颗粒的那种。

同理还有“爱尔兰陈年切达干酪”、“加纳A+极纯黑巧”等。其实,并没人真正去关心“薮北”种是什么种,陈年干酪是不是爱尔兰的最好,以及加纳黑巧的可可纯度有多高,甚至在这些贵货的加持之下,雪糕的味道有没有更好。这串唐僧念经似的超长定语,能给买家和卖家双方营造一种在米其林餐厅点单的感觉,钱就花值了。直到2019年,钟薛高涉嫌虚假宣传被上海市监管部门处罚,他才终于改掉了这些“毛病”并绝口不提原材料。

同理,还有双标的梦龙,国内外配方根本不一样。

国内版梦龙冰淇淋巧克力外皮下的冰淇淋是“大比例植物油”(没有经过氢化工序)●,只有少量的奶粉,因此只能称为“植脂型冰淇淋”,而其在欧洲生产的梦龙却是牛奶制作的。

该博主还配图国内一款梦龙冰淇淋的配料表,称“配料表第一位是水,植物油排在奶粉前,奶粉不到4%。”

曾几何时,雪糕就是寻常老百姓都消费得起的东西。

1906年,俄国籍犹太老板开普斯,在哈尔滨中央大街开起了饭店,起名马迭尔。

要说这做生意啊,还得是犹太人。

马迭尔饭店在当年可是远东闻名的顶级大饭店。溥仪、宋庆龄这些名人都在这吃过饭、打过卡。

不过总接待名流的开普斯,也没有忽视人民群众。他在饭店门口专门设了一个甜点摊,卖价格亲民的马迭尔冰棍。

对于一般小市民而言,虽然不能穿着正装,到装修华丽的餐厅品尝一下俄国、法国甚至加了点粤菜的西式大餐,但来一根马迭尔冰棍,也足以来一场横跨欧亚的味蕾盛宴。

昔日的洋货,如今的中华老字号

所以您看,即便在一百多年前,即便是洋玩意,雪糕在中国也是亲民、接地气的。

中国雪糕的先锋地,上海肯定也当仁不让。

1925年,商人海宁生的海宁洋行,引进冷饮设备生产冰淇淋。

这一下让中国雪糕的发展历程又往前推了一步,恰逢当时迪士尼推出了动画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于是雪糕厂商又在封面上印上了七个小矮人的图案。

“集齐七个小矮人,可以兑换一个白雪公主”。

这谁不买啊?

1980年,新中国开始了自己的雪糕行业。

老冰棍应运而生,配料基本上全都是糖精兑水,但对当时的人来说,这是辛苦日子里为数不多的甜蜜滋味。

1993年,伊利成立冷饮部开始研发中国本土雪糕。

从此中国雪糕开始了崛起之路。有便宜卫生的小冰棍,可以和朋友分享掰着吃——

还有大头火炬,上面是火炬形状的奶油带一层巧克力脆皮,下面是蛋筒——

光明牌盐水棒冰曾经正如日中天——

光明还有一款三色杯白色是香草味、粉色是草莓味的、棕色是巧克力味的,最后往往是三个味道一起吃——

八十年代,光明一块115克的奶砖卖一元钱,在我小时候已经涨到了两块五,不知道现在去哪里才能买到——

还有充满玩具色彩的“绿色头”——

广东人最喜欢的雪糕“五羊牌”——

北京人最喜欢的“北冰洋”——

但是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些雪糕逐渐消失了。

如果不是网友一句“求求你涨价吧,这样我们就能吃到光明冷饮了!”的扎心呐喊,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光明冰砖在它的大本营上海,甚至陷入到在便利店完全消失尴尬境地。

因为光明冰砖整整有17年没有涨价,3块钱1个的售价,让它的利润率太低,根本无法进入便利店。

取而代之的是“雪糕刺客”。

诚然每个行业都需要高端货,但是高端需要对得起品质,“雪糕刺客”为什么受人诟病最大的原因在于——

口感和价格不符,名不副实。

看看澳洲的雪糕价格,好时巧克力雪糕1L装参加活动4.25刀一大桶,够吃一个礼拜。

澳洲connoisseur冰淇淋比网红雪糕好吃太多,活动半价5.5刀。

打着国货情怀的雪糕,为什么只能在中国成“网红”?

看看早些年逐渐粥化的奶茶,现在还有人喝吗?流量红利总有散尽的那一天。

希望有一天,中国本土的“雪糕刺客”可以卷去国外,让老外也尝尝什么是真正的雪糕。

New Post(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