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償二代二期工程”參與者的復盤:透視保險歷史與現實,揭示行業應變邏輯

财经小青爱吃草2022-01-18 08:34:05浏览39评论0

同時,在多輪行業調研和市場數據分析後,也看到瞭市場參與者經營能力巨大的差距, 為瞭兼顧區分好壞進而設置瞭7個特征因子,既對於業務結構集中,單一貸款額高的額外提升資本要求,也對於業務成本優、標的信用好的……

🔶️新書開售,火熱搶購!

歷時四年,從2018年發佈償二代二期工程建設(規則Ⅱ)●啟動至今,這個伴隨行業4年多的大事件,從無到有,從有到全,從全到精,在2021年12月30日正式實施落地。

作為保險行業經營的重要評價標準,償付能力體系的發展一直牽動著全行業。回顧新規的整個建設過程,充分貫徹瞭立足於有效防范化解風險的指導思想,以提升償付能力科學性、有效性和全面性為手段,希望達到引導保險行業科學發展保障類產品、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目的。

在此期間,銀保監會共分派瞭36個項目組,聚集瞭全行業的力量來對規則進行修訂,既立足國情現狀,不盲目追隨國際經驗,也能直面風險和問題,聚焦保險業發揮保障功能不突出,資本不實且質量不高,資產底層風險不清晰等現狀,開展瞭行業多輪討論、測試,也經受瞭資本市場、類保險模式和新冠疫情的各種過程挑戰,最終形成瞭定稿。

🔶️可以說,規則Ⅱ的落地,預計行業整體償付能力會有一定下降,也將進一步引導公司更審慎的進行資本規劃和精細化管理,將償付能力要求逐步和日常經營相融合,以提升資本效率。

筆者有幸參與其中,也深深體會到政策出臺的不易,最終呈現可能隻是寥寥幾句話,但過程卻是包含瞭反復論證方法,修訂方案,測試影響,每一點改進都有著明確的現實意義,因此嘗試從項目參與者的角度來做一些分享。

🔶️01

🔶️第一個感受,對應現實問題加以改進,規則制定嚴謹性、科學性進一步提升

二期工程共把量化一支柱分成九個項目組,包括實際資本、最低資本、資產端的市場、信用風險,保險端的非壽險、壽險和再保險等,無論是現有風險因子(資產或者業務不利變動的幅度大小,也即資本計提的比例系數)●、特征因子(根據業務品質的特有調節系數)●的校準,還是新增風險因子的設置,每個項目組都開展瞭多輪測算,多個方案的反復推敲,同時銀保監會還針對性組織瞭多輪償資委、行業、院校專傢論證會及向社會征求意見,最終歷經三輪行業測試和專項測試才得以定稿。

可以說,各項目在開展過程中,並不是照搬照抄已有經驗,而是結合實際問題,通過充分調研來確保規則的適當性。

🔶️案例1:調整信用保證保險資本計量方法

例如近年來備受業內外人士關註的信用保證保險問題。

🔶️在償二代一期中,融資性信用保證保險並沒有和傳統信用保證保險在資本要求上有差異,而在此次新規制定過程中,我們對於過去幾年的信保業務風險事件都做瞭回溯研究,發現此類業務集中暴雷的概率較高,所以決定對其資本計量方法進行調整,最終參考銀行業的資本計量方式,以貸款餘額作為風險敞口,對應不同用途設置風險因子(如一押房的因子要低於二押房,無抵押要高於有抵押)●,以更充分地揭露底層信用風險的實質。

同時,在多輪行業調研和市場數據分析後,也看到瞭市場參與者經營能力巨大的差距, 🔶️為瞭兼顧區分好壞進而設置瞭7個特征因子,既對於業務結構集中,單一貸款額高的額外提升資本要求,也對於業務成本優、標的信用好的公司設置折扣系數,獎優懲劣,體現瞭科學性,也把特征因子,這個償二代創新的調節手段運用地淋漓盡致。

🔶️案例2:調整超額累退幅度,用科學性提升公平性

在計量非壽險保險資本時, 🔶️按照傳統的大數法則,越是大的樣本量,賠付結果越穩定,不利變動就越小,所以在現行規則下設置瞭超額累退的因子梯級,500億以上車險規模的公司要求比10億以下的公司資本要求要低10%。

在二期因子的全面校準中,也對超額累退的合理性做瞭進一步的研究發現, 🔶️確實大公司的成本穩定性要高於中小公司,但是穩定度對比並沒有很大的差異,也就是如今的超額累退方式給到瞭大公司很大的規模性優勢。基於此成果, 🔶️規則Ⅱ取消瞭超額累退,隻設置瞭一檔基礎因子,大小公司的資本要求基本保持一致。

🔶️案例3:匹配風險,非上市股權的因子重新校準

🔶️在一期下,未上市股權的風險因子(28%)●低於上市股票(35%)●。但是從科學和邏輯角度看,其風險更大且流動性差,需要計提的風險因子水平應該高於上市股票,所以二期中,對於其風險因子的設定運用瞭比較參考法,采用分佈擬合分別較準上市權益和低流動性溢價成本,最後運用相關性來確認加總的分佈,采用99.5%分位點來確定因子。

🔶️這樣一來確保瞭非上市股權因子高於上市股票,二來高出的幅度也具備客觀依據和解釋性。

🔶️02

🔶️第二個感受,抓住“部分資產過高估值”或“資本不實”帶來的償付能力虛高這一主要矛盾,要求全面穿透,一穿到底

🔶️在現行規則下,行業的重心都放在瞭最低資本計量上,而回望過去幾年,真正出現償付能力風險的公司很多都是因不實資本而產生的,資產層層嵌套,做高股權估值來提升認可資產。規則Ⅱ敏銳地抓住瞭這個關鍵點,用組合拳來解決這個問題。

🔶️第一是要求資產全面穿透,在一期規則中僅原則性地提出瞭資產需要穿透計量,但是對於結構較為復雜的資管產品並未給出明確建議,規則Ⅱ對此進行瞭調整: 🔶️一方面明確瞭資產分類,定義為可豁免穿透地基礎資產和必須穿透的非基礎資產, 🔶️另一方面對於表層和底層明確瞭計量方法,🔶️並加大嵌套懲罰,既看清底層風險,也避免瞭虛高估值帶來的套利。

🔶️第二是對於經常會被做高估值的資產明確瞭要求,例如在一期下,部分主營地產的股東會讓保險公司來參股或者控股地產項目公司,而此類子公司都會逐步按權益法提高項目價值,增高子公司估值,進而抬升總資產、實際資本和償付能力。所以規則Ⅱ下:

🔶️一是統一明確瞭不動產的估值隻能用成本法;

🔶️二是對於控股的上市企業,如股價持續低於成本賬面,或股價大幅跌破成本50%,則需要按孰低原則計提減值;

🔶️三是夯實瞭資本質量,明確外生性,即股東利用擔保類資金對險企增資的不作為資本認可,同時約束瞭保單未來盈餘的計入核心資本的上限;

🔶️四是要求建立清晰的資本規劃,同時和戰略規劃、風險管理和績效考核通盤考量,如果實際發展和規劃差異很大且無法合理歸因,將不予同意其他的資本補充形式,隻能由股東增資來緩解償付能力壓力。

此番舉措,實際上是希望給到行業一個很清晰的信號, 🔶️新標準將進一步擠掉資產的水分,還原負債的真實性,利用規則來虛增償付能力已不可能,監管也希望從機制上推動公司提升治理水平,自上而下地關註主營,更精細化管理並設置合理預期。

🔶️最根本的,做和能力相匹配的事。🔶️

🔶️03

🔶️第三個感受,風險因子有升有降,依然保持充分的市場適應性,體現風險辯證觀

從各個項目的結果看,風險因子的變化也是有升有降,充分體現瞭過去幾年的市場實際情況。

🔶️例如權益資產的風險因子基於過去十年的數據校準,有顯著的上升,同時對於未能穿透的結構型產品,因包含底層不清晰資產的風險而加大瞭懲罰。

再例如,最低資本的大類風險相關性因子(市場風險與非壽險保險風險)●有所降低。在校準這些因子的時候參考瞭國際經驗,但發現不同市場由於特征不同,其需要解決的現實問題也大不相同。

對比歐洲非壽險業務長尾責任較多,負債久期較長,所以保險風險的主要構成為準備金不足風險,而 🔶️我國財險公司隻能經營一年期內短險業務,所以保險風險的主要構成為保費不充足風險。

另一端,研究市場風險端發現,歐洲公司因為有長久期的負債,投資也較為保守,所以市場風險主要來自長期的利率債,而 🔶️我國的產險公司主要市場風險為權益價格風險。

兩相比較,差異性很大,參考性很小,所以最終選用國內大類風險指數模擬極端情景來校準,並謹慎地選用尾部相關gumbel copula來進行擬合,同時參考瞭二級風險聚合之後的一級風險相關性,而並聽取瞭多位行業專傢的建議最終確定。

由此, 🔶️從規則Ⅱ的結果看可能隻是一個因子的系數改變,但其背後的前瞻性思考、廣泛性討論、嚴謹性測試,是該體系得以自我修復,確保規則持續適合於新形勢、新市場的原因所在。

🔶️04

🔶️第四個感受,行業亟待提高站位,紮實基礎,建立償付能力動態管理機制

償二代二期落地給行業提出瞭新的要求,面對新的規則以及由此帶來的變化,行業亟待提高站位,紮實基礎,建立償付能力動態管理機制,具體來說,有如下幾點建議僅供參考:

🔶️另外,包括公司治理、資金運用和保險產品等方面的監管政策,都和償付能力有相應的對應關系,如開展融資性保證保險業務和農險業務綜合償付能力分別不得低於150%和180%;開展互聯網人身險業務的,綜合償付能力要求120%以上且風險綜合評級連續4季度為B及以上;又比如權益投資的比例也掛鉤償付能力,償付額能力越高,上限越高;再比如,二期新規中SARMRA相關規則要求,如若公司最近一次治理評估的結果為C,或者存在重大關聯交易風險,則整體分數將不超過70分,進一步施加懲罰資本……基於以上,也有必要對相關規定進行梳理,來進一步明確對經營的影響。

🔶️最後,建議要逐步提升接受公開質疑的公關能力。新規下對於信息披露的要求進一步提升。不僅僅是償付能力直接相關數據的二三級風險資本需要披露,也新增瞭如車險件均保費等業務類數據。如果相關指標出現瞭偏離市場較大的情況,可以說被公開解讀和相互對比的機會將會更多,對於業績的解釋和考慮市場的反饋將會成為保險公司新的挑戰。

二期已經落地瞭半個月,在此期間,除瞭行業的大討論,也已經看到很多公司開始調整業務結構、投資策略。以上的一傢之言,也希望可以給到行業一些啟發,繼續穩定而健康的發展。

< END >

New Post(0)
登录